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在线投稿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道县新闻网 > 旅游文化 > 文学 > 内容阅读  
濂溪书院
 www.yzdxnews.com 2017-06-21 09:56:37 来源:文联
 

  文/唐小峰

  周敦颐年少时,一日,父亲带着他来到一块庄稼地,指着其中一块长满野草的地问道:“儿啊,这地为何野草萋萋?”“因为这块地肥沃”,周子不加思索回答着。“你看这块麦地,同样很肥沃,为什么就没有一株杂草呢?”面对父亲的发问,周敦颐一时回答不上来。父亲告诉周敦颐:“因为这块地长着麦苗,野草无机可趁。你要记住,要想心灵不荒芜,就必须有一种思想来武装你的灵魂!”父亲的话,对周敦颐触动很大。此后的日子,周敦颐追求知识,用以武装他宽广的胸怀。

  走上仕途的周敦颐怀揣着朴实美好的愿望。任分宁县主薄,张李二村,因为争水灌田,纷争不止,械斗不停,丧命无数,不少家庭家破人亡。村民蛮横不崇理,动辄刀枪相向,周敦颐冒着生命危险才化解了这场纷争。周敦颐心想,要是这地方的民众得到足够的教化,也不至于酿成如此悲剧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上级一纸命令,把他调往一个更加偏僻的地方——卢溪峪。他遇上了闻所未闻的落后、愚昧、野蛮。当地民众乱砍滥伐森林,水土流失,山洪暴发冲毁农舍田地庄稼,老族长以龙王爷托梦给他,族里的一个小女孩是当年龙王爷走失的女儿为由,不顾他人拦阻,硬是带着族人逼着小女孩跳进那汹涌的河水里。愚昧的人做愚昧的事,酿出人间悲剧。

 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官吏,周敦颐情何以堪!于是,周敦颐想法设法在卢溪峪着手办学讲学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周敦颐的办学讲学,一天天改变着卢溪峪的面貌和卢溪峪人的思想,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,不再拒交皇粮、不再污辱官府,而是温文有礼,知书识字。卢溪峪人的思想面貌改变如此之大,更让周敦颐深深地体会到了当年父亲给予他的教诲:要想心灵不荒芜,就必须有一种思想来武装你的灵魂!

  从此,周敦颐为官所到之处,讲学办学立马兴起。他要尽其所能把自己的教育理念,如同他心中的圣洁之莲,植遍世间的美好!在江西修水、南昌、赣州、四川的合州,湖南的永州、邵阳、郴州、汝城等地,为官之余,他不遗余力地为各地书院讲学,创办书堂,传道、授业、解惑。他渊博的知识,高洁的品质,高尚的人格,独特的悟道,育人无数,影响颇广,就连程珦也甘愿把其两个很有天赋的儿子程颐、程颢送其门下为徒。晚年,辞官居于庐山莲花峰下的周敦颐创办濂溪书堂,后成为濂溪书院。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也献给了他钟爱一生的教化事业。隐居书堂讲学,他潜心著述,留下了《太极图说》、《通书》,其思想对中国封建社会晚期产生极大影响。程颢、程颐两兄弟在濂溪书院求学,“二程”后来都成为宋代著名理学家。宋元之际学者吴澄,官至元代翰林学士,曾在濂溪书院一边休养,一边讲学,认真阅读院中藏书,研究理学,折中于朱(熹)、陆(九渊)两派,知名一时。

  周敦颐万万没有想到,他一生追求的教化理念,凭一己之力开办的书堂书院会在离世之后,其理学思想和书院在中华思想史和教育史上蔚为大观。书院在宋代已经十分发达,然而,因为周子的理学思想和教育理念,濂溪书院在中国书院史、教育史、哲学史上,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地位,在理学发展史上,更处于其他书院无法比拟的核心、灵魂和渊源的显赫位置。历史上,到九江濂溪书院求学、游学、拜谒、寻访者连绵不断。诸如黄庭坚、苏轼、朱熹、王守仁等,都曾在此驻有足迹。朱熹知南康军,怀着对先师敬仰之情,遍访元公当年在南康、庐山、江州的遗迹,修缮先生旧居,建"爱莲碑"、题"爱莲匾",还亲自把白鹿洞书院的生徒带到山北拜谒濂溪祠。"我率诸生拜祠下,要令今古播清芬",可见参拜的情景与目的。书院发展至南宋,其发达与兴盛是公认的,其重要特点就是书院与理学的一体化,濂溪书院的历史地位可见一斑。

  为了纪念周敦颐,各地“濂溪书院”落成如雨后春笋,贺州、九江、南昌、赣州、邵阳、永州、汝城、道州、蓬安……各地濂溪书院规模宏大,影响深远,堪称书院奇观。

  南宋绍兴九年(1139),道州修建祭祀周敦颐的专祠,后逐渐发展为集祭祀、藏书、教学三位一体的学府,这就是道州的濂溪书院。濂溪书院名闻天下是在南宋景定四年(1263),郡侯杨允恭请皇帝宋理宗赵昀御书“道州濂溪书院”匾,此后,著名学者李挺祖被任命为“掌御书臣”,对院舍进行了大规模扩修,凡祠宇、斋舍、讲堂均修茸一新。杨允恭亲作《濂溪书院御书阁记》,宣扬兴学宗旨,“国家之建书院,宸笔之表道州,岂徒为观美乎?岂使之传习文词为决科利禄计乎?盖欲成就人材,将以传斯道而济斯民也。”元代,朝廷明令对濂溪书院严加保护,复塑濂溪先生神像,至正五年(1346)山长戴世荣再次大修,建有应门、濂溪祠、杨公祠、两庑、诚源堂、光风霁月堂、清远楼、爱莲亭、瞻德亭,规模宏大,为湘南之最。著名学者欧阳玄作《道州路重修濂溪书院记》,告诫师生“教者师道自树”,“学者善人自期”,作一个“真儒”。明代弘治、正德、嘉靖、万历、清代顺治均有修葺。康熙二十五年(1686),皇帝垂亲,赐 “学达性天”匾,学风昌盛一时。

  道州濂溪书院因为周敦颐的影响力,各路名宦大儒不远万里来道州朝圣。时南宋理学大儒蔡元定,年过花甲,携子蔡沉,门生邱崇、刘砥陪侍,扙履三千里步向道州。如此高龄,却“杖履同其子沉行三千里,脚为流血,无几微见言面。”因为蔡元定有师友朱熹的精神支撑,他要代恩师亲自走到道州濂溪故里,到濂溪祠濂溪书院,为濂溪祠堂拂尘添香,他要在濂溪的“濯清涟而不妖”的莲花清香里,与理学鼻祖做一番灵魂的对接。蔡元定历经千辛万苦抵达道州,不负所学,在濂溪故里授徒讲学,告慰祖师周子。蔡元定最终病逝道州,心魂随了理学鼻祖,沉醉于濂溪河畔的莲香里。道州人民为了纪念这位虔诚的南宋大儒,在州城建有蔡西山祠。

  道州的濂溪书院历经风雨,多次重建,清代,毁于战火。

  如今,濂溪书院在全国许多地方仍然保存的十分完好,并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2017年,适逢周敦颐诞生1000周年,湖南道州濂溪故里重建了濂溪书院。道山豸岭间,濂溪书院煜煜生辉,周子思想的波涛震响寰宇。

  濂溪书院,沉淀着一段光辉的历史,彰显着中华文明的壮观景象。濂溪书院在中国书院史上的地位无人撼动,为中华文明,周子理学思想的传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一代理学鼻祖,当年办学讲学,开办濂溪书院,只是尽了一个封建官吏“为官一任,守土有责”,情系百姓的官本位职责。殊不知,他的濂溪书院,如同他心中的那朵圣洁之莲,随着他心底濂溪清流的脉动,蔓延到世间的每个角落。濂溪书院一座座,圣洁之莲一朵朵。试问濂溪荷风,周子精神何在?道山西峙,白云蓝天下,濂溪书院有书声。
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精彩推荐
  • 人间正道是沧桑——社会主义“有点潮”之分析框架
  • 红色追寻·足迹|花垣县十八洞村:精准扶贫到农家
  • 杜家毫:走进互联网 拥抱大数据 统筹推进网信工作
  • 大国外交第一集:大道之行
  • 湖南省网信部门依法约谈7家网站、关停1家网站
  • 习近平同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会谈
  • 习近平接受八国新任驻华大使递交国书
  • 杜家毫:领导干部要用好科学方法论
中共道县县委、道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道县县委宣传部主管
版权所有:道县新闻网 备案号:湘B1.B2-20070067-57号 投稿邮箱:yzdxxww@163.com 网站管理
Copyright (C)2011 www.daoxian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