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在线投稿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道县新闻网 > 旅游文化 > 文学 > 内容阅读  
回 眸 红 薯
 www.yzdxnews.com 2017-10-18 15:54:41 来源:县纪委
 

  ☆ 周 林

  每当在街上行走,闻着烤红薯香甜的味道时,就会想起许多有关红薯的往事来。

  在山村的老家,红薯是以前一年不断的主食。每家除了有装稻谷的粮仓外,还会有一个专门用来储藏红薯的地窖。地窖口用稻草或茅草编个屋顶形状的罩子盖起来,有条件的还会在外面加层塑料纸或油布,用于防止漏雨水进入地窖里。寒露过后,挖了地里的红薯,选出那些不小心挖伤了皮的红薯后,大人们就把红薯移放入地窖里,用以过冬后吃用。

  在装满地窖后,余下的红薯自然有另外的存储方法,那就是制作成红薯干或者红薯丝。红薯丝的做法稍微复杂些,得用专门的切丝机来切。选一个非常好的天气,母亲从他人家借来机子安装在一条长凳上,然后将洗净的几担红薯摆在庭院里,让我来摇动切丝机,叫上小妹妹在一边一个个地添放红薯。一瞬间,整个的红薯就会被切成丝丝,散落在事先铺好的棚垫上。从一根根、一捧捧、一撮撮到一堆堆,直至切完,一般得费半天功夫。之后,就要把切好的丝丝均匀地撒在备好的棚垫或塑料布上,接受阳光的普照,经过两到三天的翻转晾晒,放入仓桶或瓷缸里,就成了家里储备的红薯丝丝了。

  小时候没有什么零食吃,我每次上学前,就抓上一把放在口袋里,一路上,一根根地嚼着,打消了很多时候的寂寞。记得有一次,突然下雨,淋湿了口袋里的红薯丝,再吃的时候,滑溜溜得,感觉一点味儿都没有,就象儿子喜欢吃那肯德基店的薯条,哪里有我小时候那干薯丝的纯正韵味?!因为家里大米相对较少,做饭时,母亲会放上两把红薯丝在里面,舀饭时,父母亲也往往把有红薯丝的部分自己吃,我现在才明白父母亲当时的舐犊之爱。

  红薯干的做法相对就容易些,母亲一大早就把用来熬猪潲的锅洗了,再把红薯堆放好在锅里,叫上我烧火,大概一个时辰后,红薯就熟了。之后,把熟红薯拿出来凉好后,切成小片片、小块块晾晒在庭院里,有条件的话可以用柴火烘烤干,就制作成腊红薯干了。红薯干的味道甜美,和糖果差不多,一般都是待客使用,偶尔也会在锅里蒸上一碟,算作点心。

  相对来说,烤红薯是我自己就可以完成的工作。在烧火的同时,选择形状稍好便于烤熟的红薯放在火炉里,几经翻转后,红薯就烤好了。然后把红薯稍稍凉一会儿,就可以吃上喷香的烤红薯了。只是小时候特不专心,明明放了红薯在炉子里,但一走神就忘记了,结果烧成了红薯炭,黑糊糊的就没得吃了。

  红薯在以往是山村人家餐桌上的主粮。它容易种植,产量也可以,还便于存放。对农家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不怎么需要肥料,在相对贫困的山村很有其市场。还有就是容易填饱肚子,饥饿年代里,有些人连丑红薯也吃过,最后放出的屁也带有丑红薯的味。

  我倒是挺喜欢干红薯丝,嚼起来香,越嚼越觉得微甜。而腊红薯干更是我的最爱,母亲知道我喜欢吃红薯干,每年都要买上近二十斤红薯制作成四五斤红薯干,以满足我的这一嗜好。

  虽然在乡下红薯不是什么稀罕物,在县城里就不太好买。深秋过后,有人会把红薯挑到农贸市场来卖,母亲会去挑选一些比较好的红薯买回家,帮我制作红薯干,然后放在炭火上烘干。对于母亲的这份情,我是很感动的。看着母亲的辛苦,我说以后不要麻烦了。她以为我不喜欢吃,叹气地说,我已经嫌她老了。其实我是怕劳累她罢了,这就是我的母亲。

  我把有关红薯的零散记忆聚集起来,是因为母亲又为我张罗起来制作红薯干了。舌尖上的红薯,远不及母亲精心的爱的滋味,母亲的辛苦指数和幸福指数在于儿子对其劳动的认可。每当看着母亲忙碌的这个场景,我就会想,所谓幸福,是以爱作为标准的,爱有多深,幸福感就有多强。
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精彩推荐
中共道县县委、道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道县县委宣传部主管
版权所有:道县新闻网 备案号:湘B1.B2-20070067-57号 投稿邮箱:yzdxxww@163.com 网站管理
Copyright (C)2011 www.daoxian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