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在线投稿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道县新闻网 > 旅游文化 > 文学 > 内容阅读  
那铺床陪我六年
 www.yzdxnews.com 2017-09-29 09:55:17 来源:县文联
 

文/唐小峰

  我跟二哥同睡的一张床下铺的是稻草,我俩睡觉爱乱翻滚,一铺床被弄得一片狼籍。那垫在破席子下面的稻草不甘示弱,插满哥俩蜷曲的发际,起床的我们就像两只出窝的小狼崽。多少次,我与二哥相互指责对方手乱舞,脚乱搭,头乱歪,不会睡觉。后来,我去县城上初中读寄宿,有了一铺属于自己的床。

  学校的床,木制的上下铺,十分结实,有点窄,足以容身。床的四周有浅浅的围栏,保证睡觉不会掉下去。铺好还带着秸秆味的新草席,以被为枕躺下,九月的阳光把校园的风景渲染得美丽无比。一铺床,撑我倦身,那残留着故乡阳光味道的被子,让我在远离故乡时找到了慰藉。

  九月,说过就过了,中秋与秋凉如约而至,晚上入睡,背部渐生凉意。不久,寒露起,霜降至,天气一天凉比一天,寒气入侵,在下半夜被冻醒是常有的事情。“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”此刻,多么渴望温暖的阳光,想念家里稻草的温度。只是,学校有规定,寝室里不在床铺上铺稻草,因为稻草会碎裂,撒在地板上,影响环境卫生。睡在上铺的兄弟铺上稻草,那稻草的碎屑会源源不断地下泻,睡下铺的人就会遭殃。

  天气寒冷的时候,不断有家长为孩子送来了垫被,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农村的同学是没有垫被的。看着那些有垫被的同学,顿时心生羡慕嫉妒,但不敢奢望,我知道家里的棉被比我的还要单薄,根本没有多余的棉被。

  晨起一场霜,带来惊喜无数,那是晒被子的好日子。中午时分,大家把被子搬上楼顶铺开,顿时,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屋顶,铺满了方方正正颜色各异的被子,这些被子像张开的太阳能帆板,贪婪地吸收着太阳的能量。傍晚,把饱蘸阳光的被子往床上一放,冰冷的床漫开了阳光的温度。晚上就寝,肌肉贴着棉被,那储存在棉被里的阳光抚摸着光滑细嫩的肌肤,暖暖的、酥酥的,似三月的嫩草沐浴着春天的暖阳。奈何,那股暖意保留的时间并不长,下半夜,还是会因寒而醒,那光光的床板,似一块冰冷的铁板。

  鼻塞、咳嗽、发烧,感冒来袭,班上只要有五六个同学同时感冒,那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会让课堂变得不太安宁。班主任心疼薄被一族,为大家支招:天气冷,可以两个人挤在一起,垫一条棉被,盖一条棉被,会暖和很多。有人照做,有的两个人睡在一起睡足了一个冬天,大多数人睡不了几天,就散伙了。我就是散伙之一。跟一个男的合铺,暖和了不少,可两个男的挤在一张如此窄小的床上,对方身上散发出的体味叫人难忍,那种两个荷尔蒙分泌正旺的身体触在一起的感觉,怪怪的,难以接受。第二天,我们就散伙了。我宁愿接受寒冷孤床带给我的独处宁静,却不想接受两个同性挨在一起时的奇怪感觉。从此,选择了寒冷,与那光板床铺定下私心。冬天,在朗朗的书声里过去,我和床迎来了明媚的春天。

  春暖花开的日子里,是我与床的蜜月期。不冷不热的日子里,有星辰在窗外相伴,有和煦的风在耳边呢喃,我依偎床,床拥依我,我给床以梦,床还我以最美的清晨。只是好梦不长,转眼就是夏季,蝇蚊强势登场,霸占了夏天。缺少一顶蚊帐,就成弱势群体,蚊子们穷凶极恶,霸王硬上弓,明摆着就强暴我们的身子。下晚自习,照样会在床铺上躺下,等待老师查铺后,偷偷溜出寝室,来到了路灯下看书。孤寂的夜色里,整个校园只属于自己,瘦弱的身子在书山里跋涉,心底流淌着哗哗的水声。只是下半夜,瞌睡虫上来,我还是想念着那张床,那张没有悬挂蚊帐的床,仍是我最坚实的依靠。床,在寂夜里等着我,它张开怀抱,悦纳疲倦,我用被子包了头脸,沉沉地睡去。几个没有蚊帐的同学常常自我解嘲:感谢蚊子,让我们有了比别人更加强大的造血功能。

  六年的中学时光匆匆而过,暑易寒来,难忘那陪伴我六年的床。六年,我那铺床没有垫上一根草,没有垫过一层纱,没有挂过一顶蚊帐,它在夏三伏冬三九劳我筋骨,锤我意志。那浸润着翰墨之香的校园阳光,从没有忽略一个懵懂少年的意气风华。

  时光向着幸福的阳光前行,身在一座有温度的城市,居室不大,夏有冷气吹拂,冬有温暖大床。储物柜里棉被多件,有一件棉被珍藏多年,已经板结,多处发黑,却总舍不得丢。
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精彩推荐
中共道县县委、道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道县县委宣传部主管
版权所有:道县新闻网 备案号:湘B1.B2-20070067-57号 投稿邮箱:yzdxxww@163.com 网站管理
Copyright (C)2011 www.daoxian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地图